分类:不关风月

坐井观天之惑

五年前,郭英森被忽悠去参加了《非你莫属》,让方舟子和主持人吊打;五年后,这一段节目再次曝光,让众人的情怀泛滥成灾。 我特意去看了那几分钟的视频,里面的郭英森理论混乱、不知所云这也罢了,甚至煞有介事的『引用』中科院路甬祥院长的话说,『中国如果… More »

物化之我

我买了一个小米手环,走路、吃饭、睡觉,除了洗澡会取下来外,一直都戴在腕上。它只能记录行走的步数和睡眠的时间,手机来电提醒一下,没有更多的功能和作用。而我那时想买的初衷,也仅仅为了督促自己每天多走走路,多睡睡觉,不要常常摊在凳子上不活动,熬到… More »

唐伯虎在苏州

研究生论文写的是中国画论,可是枉读了那么多书,天天埋头理论,一副古画的真迹真迹也没有见过。所以这次当苏州博物馆有唐寅47幅真迹展出的时候,着实兴奋了很久。虽然其在文学、绘画史的地位不是很高,不过作为一个极为卑微的晚辈、后生、无名者,能够近距… More »

转站大业

我承认,把自己最初写的那些东西从头到尾再看一遍,是需要巨大勇气的,而且是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想要重新找一个地方,将那些文字挪到这里,可能一辈子也不太会触碰他们。我看着很多年前幼稚天真、宣泄而下的情绪,对比着做过的无数极度傻… More »

如果你是它的世界

几个月之前,隔壁房间的小夫妻曾经指着一直突然出现的小黄狗问我,“你知道这狗多少钱买的吗?”我皱着眉摇了摇头说,“几百块钱?这我哪里知道!”他们就笑了笑,“是楼下捡来了。”我“哦”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因为我一直都觉得在城…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