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点滴时光

秋夜

十月的苏州,满城的桂花香,弥漫在初秋的时光里。无论是在家里,车里,办公室里还是马路边,都被浓郁的化不开的香气包裹着,像醉在了酒池里。 天上有云,在不那么透蓝的空中缓缓的飘着。也有风,吹着梧桐和银杏的叶子离开了枝头。在老城的某一处巷子里,隔绝… More »

雪夜

大雪准时而来,一天一夜未止。 早上醒来,拉开窗帘,看见房顶上铺着一片白茫茫,而寒气透过玻璃就可以感觉到。傍晚下班,俩人一起从公交站台远远的走回家,见着没有脚印的雪地,就忍不住跳上去踩一踩,再画出深浅不一的图案。“咯吱咯吱”的声音从脚底通过身… More »

Balcony Party

两年前,没有经过多少的比较选择,就搬到现在的这个住处,很大的缘由就是它有一个小露台。远离马路,邻近小河,除了早晨楼下汽车的发动声,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无与伦比的安静。 我总想,要好好的利用这个小露台。天气晴朗的时候叫上几个狐朋狗友,切上三五斤卤… More »

白驹过隙不嫌老

一转眼,又是这一天,走进了新一岁。不管是浑浑噩噩也好,汲汲上进也好,不迟不早、不多不少,28岁就在眼前。近来有许多的烦忧事,家中的、生活的、工作的,彷佛都不偏不巧凑到了一起,很是艰难的喘息。我想我不能自怨自艾,无论情境如何,好好的去努力、去… More »

飞雪

说是从晚间开始落雪,果然在从房子回来的路上,见到了飘起的点点雪花。灯光下隐约朦胧,是满天的寒冷罩下来。今冬的第一场雪,在各路新闻的鼓噪中和期待下,像是要来的轰轰烈烈、大张旗鼓。可是它并不甘心顺乎人意,所以把雨也带来了,让你看得到却摸不着。雪… More »

盛夏综合症

从地铁乘着电扶梯出来时,傍晚的阳光穿过稀松的枝叶,斑驳的树影打落在台阶上。电梯一节一节向上滚动,带着树影好似不停的变换。那一瞬间,感觉我是在一个大大的万花筒里,看着也被看着。 深处无以言喻的酷夏里,才真切的体会到做一个合格的小笼包,是如何的… More »

图书馆情缘

所谓“书中自有颜如玉”的现代版一定是这样子的,阳光从图书馆的落地窗户洒进来,桌子边坐着许多安静读书的女孩子,有扎马尾辫的,有留齐刘海的,有穿长裙子的,有穿格子衫的,有穿高跟鞋的,还有穿黑丝袜的……你从她们中间慢慢走过,挑来挑去,像皇帝选妃一… More »

An extra second in the rain

六月的夏雨连绵不休,空气里满是潮湿的味道。 立夏之后,大雨困住这座城市,再找不到干一处干爽的所在。阳台上的衣服难得晾干,桌子上的书一直软嗒嗒,角落里的物件开始泛起霉斑。那一年在南京也是这样的雨季,竹席长出了霉斑,任凭怎么擦洗都去不掉,只好留… More »

就这么决定

打完球回来的晚上,大雨如注。雨点落在伞面上,哒哒哒哒不停歇,总是让人想起那只笨笨的龙猫撑着荷叶在雨里在树下在公交站台边等车来的一幕。在漫天大风大雨、大呼大啸中,趟着水走回来的一路特别的开心,就像小时候的那种调皮不听话的感觉一样美好。所以,当… More »

平江路

那个时候,平江路上还没有这么贩卖烤肉、鸡脚和臭豆腐的铺子。想要吃点东西,也要走蛮久的路,才有一家可以吃酒酿和汤包的小店。 那个时候,也没有这么多的人来人往人头攒动,即便在周末的晚上,见着的也不过三五成群。拍个婚纱照,边上有足够的地方可以施展…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