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决定

打完球回来的晚上,大雨如注。雨点落在伞面上,哒哒哒哒不停歇,总是让人想起那只笨笨的龙猫撑着荷叶在雨里在树下在公交站台边等车来的一幕。在漫天大风大雨、大呼大啸中,趟着水走回来的一路特别的开心,就像小时候的那种调皮不听话的感觉一样美好。所以,当… More »

物化之我

我买了一个小米手环,走路、吃饭、睡觉,除了洗澡会取下来外,一直都戴在腕上。它只能记录行走的步数和睡眠的时间,手机来电提醒一下,没有更多的功能和作用。而我那时想买的初衷,也仅仅为了督促自己每天多走走路,多睡睡觉,不要常常摊在凳子上不活动,熬到… More »

平江路

那个时候,平江路上还没有这么贩卖烤肉、鸡脚和臭豆腐的铺子。想要吃点东西,也要走蛮久的路,才有一家可以吃酒酿和汤包的小店。 那个时候,也没有这么多的人来人往人头攒动,即便在周末的晚上,见着的也不过三五成群。拍个婚纱照,边上有足够的地方可以施展… More »

四月的梧桐发了新叶,沿着马路的拱成了万花筒,像是新郎新娘结婚时要走过的花门。阳光透过稀疏的叶子洒落来,风里杂揉着人见人厌的梧桐絮。这一段每天都要经过的路,因为曾经在南京的梧桐树下待了七年看了七年浑浑噩噩了七年的缘故变得格外地容易引发感时伤怀… More »

唐伯虎在苏州

研究生论文写的是中国画论,可是枉读了那么多书,天天埋头理论,一副古画的真迹真迹也没有见过。所以这次当苏州博物馆有唐寅47幅真迹展出的时候,着实兴奋了很久。虽然其在文学、绘画史的地位不是很高,不过作为一个极为卑微的晚辈、后生、无名者,能够近距… More »

五月之夏

五月,苏州,初夏的味道新鲜如芳草,空气里飘荡着宁静的时光。在这样的时间里,谋划回一趟家。只可惜,并非事事常能如愿。五一当天,六点钟出门,七点钟到车站,八点钟发车,沿太湖大道走高新区出苏州,十二点钟至南京停顿半个小时,从仙林校区门口路过,三点… More »

About time

如果不是因为突然发了40度的高烧,除了公共假期,我几乎根本没有连休三天的机会。自从换了这个只有单休的工作以来,慢慢地开始对日期精打细算起来。我偶尔会和别人抱怨,周末稍微睡个懒觉,一睁眼便是中午,第二天便是工作,连半点缓冲的时间都没有。尤其是… More »

转站大业

我承认,把自己最初写的那些东西从头到尾再看一遍,是需要巨大勇气的,而且是一件惨绝人寰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想要重新找一个地方,将那些文字挪到这里,可能一辈子也不太会触碰他们。我看着很多年前幼稚天真、宣泄而下的情绪,对比着做过的无数极度傻… More »

如果你是它的世界

几个月之前,隔壁房间的小夫妻曾经指着一直突然出现的小黄狗问我,“你知道这狗多少钱买的吗?”我皱着眉摇了摇头说,“几百块钱?这我哪里知道!”他们就笑了笑,“是楼下捡来了。”我“哦”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因为我一直都觉得在城… More »

2013,新年快乐

一转眼,走到了2012年的末了。 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并没有来,所有的一切都还是要按部就班的进行。 我毕业了,离开了待了7年的NJU和南京,来到了江南的这个小城开始自己慢慢打拼生活。 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只是希望自己可以一点一点的习惯工作,白手…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