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

大雪准时而来,一天一夜未止。

早上醒来,拉开窗帘,看见房顶上铺着一片白茫茫,而寒气透过玻璃就可以感觉到。傍晚下班,俩人一起从公交站台远远的走回家,见着没有脚印的雪地,就忍不住跳上去踩一踩,再画出深浅不一的图案。“咯吱咯吱”的声音从脚底通过身体传到耳中,心里面弥漫起“万径人踪灭”的宁静。

有许多从前的触觉一下子就钻出来,虽然已时隔了好些好些年。比如,小时候最好奇的就是雪下面是什么,为什么会流出水来。比如,找出秋天扬谷的木掀,和弟弟妹妹们“拉雪橇”。比如,装一瓶白雪深埋于地下,盼望着来年夏天依然冰清玉洁。再比如,把檐头的冰溜小心的敲下来,含在嘴里当作是心仪已久的棒冰。而最烦恼的,似乎是冰雪融化之后的泥泞。

过去寻常的大雪,在如今却经久不见。多年未有落雪的江南,难得再见“断桥残雪”的景致,也难得再有湖心亭的闲人。

和这里的大雪一样,这里的blog也停了整整两年。今天重新拾掇了一遍,想继续写一些无用而多余的字,算是给常忙忙又多碌碌的日子一个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