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cony Party

两年前,没有经过多少的比较选择,就搬到现在的这个住处,很大的缘由就是它有一个小露台。远离马路,邻近小河,除了早晨楼下汽车的发动声,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无与伦比的安静。

我总想,要好好的利用这个小露台。天气晴朗的时候叫上几个狐朋狗友,切上三五斤卤肉开一箱啤酒,谈天说地一番;又或者,摆一张方桌对对坐,好好研究一下扑克的奥秘,荒度一天时光。而实际上,我只在最初一时兴起上来吹吹风、发发呆,大部分时间甚至都不记得有这个地方。冬天阳光好的日子,再顺便晒晒被子和衣服,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兴致起于一瞬间,可真要搞起来,还有许多的事情,所以这些想法基本都沉寂于疏懒。晋人王徽之隐居于山阴,一天夜里大雪纷飞,他酌酒吟诗,忽然想起戴安道,就连夜坐小船去剡县找他。等天明终于到了戴安道的家前,还没进门他就又回来了——所谓“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不过他可不是白白而来的自我安慰,因为他在路途中已经把兴致体验了。倒是我的balcony party,春天的时候,想夏天纳凉吹风;夏天的时候,想秋天中秋赏月;秋天的时候,想冬天午后打牌;冬天的时候,想春天凭河看花。

天天月月,春夏秋冬,每一回无论多么起劲,都没有真正的行动过。两年前,当初露台上有一张半新的椅子,我原想会派上用场,可如今它已经散了架。直到我现在搬了家,告别这个鬼地方,那个露台聚餐彻底成了一纸空谈。

懒有懒的理由,因为近在身边、唾手可得,所以觉得不着急、不紧迫。时间和机会嘛,来日方长,总是多了去,只是愿不愿意而已。许多的周末,我夜里三点睡下,中午吃饭才起,剩下的半天浑浑噩噩的就过去,也不愿意费心思去搞一场balcony party。有心有力的时候,装模作样,现在发觉要留下遗憾了,根本没有机会了!

相门城楼上有一家小茶馆,茶是10块钱一杯的茶叶泡水,但景色开阔、风光洒然,是个打牌侃逼的好地方。我已计划了半年,就等行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