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

说是从晚间开始落雪,果然在从房子回来的路上,见到了飘起的点点雪花。灯光下隐约朦胧,是满天的寒冷罩下来。今冬的第一场雪,在各路新闻的鼓噪中和期待下,像是要来的轰轰烈烈、大张旗鼓。可是它并不甘心顺乎人意,所以把雨也带来了,让你看得到却摸不着。雪落了一夜,清晨起来,房顶的灰瓦上只铺了浅薄的一层,倒是汽车的铁皮成了它们的新家,堆了厚实的一块。

这个冬天,寒雨不断,晴朗的日子掰着手指头都数不满。好像苏州的梅雨季提前来到,湿绵绵无处躲逃。在一日一日的雨水里,时间都被拉长了,总也没有尽头。十一月,十二月,新的一年,到了一月,终于迎来了久违的雪,还他妈带着雨!所以你看,这个天气一点也不认真,就像你盼着冰激凌,它却随便和点冰沙,打发小孩子。

不过小孩子也好打发,天上落一点雪,就一定很就欢喜,不像我们不容易满足。守着电脑手机,看着天气变化,提醒着添衣加暖、出行防寒。天气预报也好像不再是概率性事件,雨雪总在预料之中,没了那种一抬头漫天飞花、一推门皑皑白雪的惊喜。况且即便物犹是,人也不再有当时单纯的心境。楼下的腊梅开了半月,我每日匆匆路过,都不曾正经看过一眼。所以哪怕大雪封城,我大概也只会静静地听着脚下的吱吱声,不太会去吃雪水、堆雪人、打雪仗、玩雪橇……

我想起,有一年读书的冬天,起床时外面一片明亮,落雪有半尺厚。早晨正是导师的美学课,说起下雪时的雅兴,有人讲踏雪寻梅。我心里默默地想,我要一扇窗、一张床、一个温暖的被窝,安安静静地看外面的大雪纷飞。躺累了,有火可以烤,有肉可以吃,有酒可以饮,有天可以谈,有蛋可以掼,有牛可以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