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小太阳

小太阳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时候,据说极为安静。在象征性的小小哭了两下之后,就不再出声。以至于妈妈被推出手术室时,医生差点忘记还有一个小婴儿。 和妈妈一起住在病房时,吃完了就睡,睡醒了就吃,不哭也不闹,只有偶尔哼唧几声。同房的一个小哥哥、一个小… More »

秋夜

十月的苏州,满城的桂花香,弥漫在初秋的时光里。无论是在家里,车里,办公室里还是马路边,都被浓郁的化不开的香气包裹着,像醉在了酒池里。 天上有云,在不那么透蓝的空中缓缓的飘着。也有风,吹着梧桐和银杏的叶子离开了枝头。在老城的某一处巷子里,隔绝… More »

雪夜

大雪准时而来,一天一夜未止。 早上醒来,拉开窗帘,看见房顶上铺着一片白茫茫,而寒气透过玻璃就可以感觉到。傍晚下班,俩人一起从公交站台远远的走回家,见着没有脚印的雪地,就忍不住跳上去踩一踩,再画出深浅不一的图案。“咯吱咯吱”的声音从脚底通过身… More »

Balcony Party

两年前,没有经过多少的比较选择,就搬到现在的这个住处,很大的缘由就是它有一个小露台。远离马路,邻近小河,除了早晨楼下汽车的发动声,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无与伦比的安静。 我总想,要好好的利用这个小露台。天气晴朗的时候叫上几个狐朋狗友,切上三五斤卤… More »

坐井观天之惑

五年前,郭英森被忽悠去参加了《非你莫属》,让方舟子和主持人吊打;五年后,这一段节目再次曝光,让众人的情怀泛滥成灾。 我特意去看了那几分钟的视频,里面的郭英森理论混乱、不知所云这也罢了,甚至煞有介事的『引用』中科院路甬祥院长的话说,『中国如果… More »

白驹过隙不嫌老

一转眼,又是这一天,走进了新一岁。不管是浑浑噩噩也好,汲汲上进也好,不迟不早、不多不少,28岁就在眼前。近来有许多的烦忧事,家中的、生活的、工作的,彷佛都不偏不巧凑到了一起,很是艰难的喘息。我想我不能自怨自艾,无论情境如何,好好的去努力、去… More »

飞雪

说是从晚间开始落雪,果然在从房子回来的路上,见到了飘起的点点雪花。灯光下隐约朦胧,是满天的寒冷罩下来。今冬的第一场雪,在各路新闻的鼓噪中和期待下,像是要来的轰轰烈烈、大张旗鼓。可是它并不甘心顺乎人意,所以把雨也带来了,让你看得到却摸不着。雪… More »

老炮儿:小老百姓的傲娇

北京味儿是一种精神象征,但凡知道点事儿的人,总能讲出京片、胡同、遛鸟这些北京人独有的代名词。《老炮儿》实际上是对这种精神的追随,可故事讲的粗浅,并不恰当,不能支撑它的雄心壮志。倒是种种戏剧性的反转,颇具嘲讽的效果,把北京小老百姓的傲娇抒发的… More »

最后的远行:《邓小平时代》札记二

1988年, 全国范围的通货膨胀引发了民众恐慌,高层的保守势力渐占上风,中央政府开始实行紧缩计划。随后的连续两年,加之众所周知的因素,GDP增长率骤减为4.1%和3.8%,据说有将近2000万人丢了饭碗。 《邓小平时代》中,并未提到1991… More »

读《敦煌》琐记

虽然井上靖通读中国诸类经典古籍,但他在书中多少有些轻率的处理赵行德的赶考落第,是《敦煌》的一点硬伤。 作为一名考生,赵行德千里迢迢来到开封参加三年一期的殿试,却在候考期间轻易的睡过了头——这是要多么随性才能如此放松大意! 因为这个设置,赵行… More »